接下来

2017-02-14 14:40

“公安”电话“定罪” 让拿一笔资金证实与拐卖案无关

玉玉说明自己素来没在上海寄过那些货色,男子表现有可能是信息泄漏,倡议她报案。随后,男子帮玉玉转接上海公安部门的报警电话,她将自己碰到的事讲述给一名“民警”,对方核查后回复,“说我涉嫌一起特大儿童拐卖案,涉案嫌疑人有三四名,主犯正在追捕中,”玉玉说,被抓的嫌疑人供述,玉玉因生活所迫,将银行卡和身份信息以几十万卖给了他们,嫌疑人用其银行卡收取拐卖儿童的资金200多万。

接下来,“民警”让玉玉登录一个“检察院”的网站,“身份证正背面照片都是我的。”而让玉玉真正觉得惧怕的是,网页上有一张小孩的照片和指认书,玉玉说,“上面说我涉嫌儿童拐卖,我当时挺畏惧的。”玉玉看完后,始终坚持电话畅通的“民警”称,她须要一笔足够的资金证明自己并不存在因生涯所迫去做这些违法行动。同时,要对她个人账户资金进行追查。

从接到一个对于“本人邮寄的快递涉嫌违法”的电话后,女大学生玉玉(化名)就掉入圈套中,短短多少分钟,45万元被人分9次转走

今年18岁的咸阳女孩玉玉在海南一所大学读大一。2016年11月19日上午,周末在寝室休息的她忽然接到一个生疏电话,一名自称是某家快递公司法律部分的男子称,玉玉有一个从上海寄到香港的快递被海关扣留,快递里有玉玉的3张身份证复印件跟2张原件,“可能是造假守法。”对方说。